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微访谈 001期:小三沉浮录

—— 一名模特沦为小三的自白

模特(Model),一个外界看似很高尚的职业,背后的心酸与无赖也鲜为人知。我们的故事却是从这里开始,小雪(化名)原本是一位在校学生,通过师姐的引荐与指导,阴差阳错的踏上了模特这条康庄大道,闲时偶尔可以接点活添补家用,也可以让自己过得舒坦些。无聊或打发时间时,也会与姐妹们出入夜场赚外快(纯属酒托),在灯红酒绿的笼罩下逐渐放荡自己的行为,几次三翻后便结识了一位男子。

故事到这里或者读者已经开始猜想结局,但事实不是我们想像中的惬意,也不够浪漫,因为这只是一次邂逅,并不是故事延伸的背景。“酒托”这词并不陌生,生活中我们经常碰到 “医托”与“托儿”之类的字眼,其性质是一样的,酒吧夜场为招揽业务,经常花高价从外面请来妩媚的女子撑场。

软禁的羔羊

小雪便是这样进入话题,瘦小的身子想是已经被恶魔摧残许久,一种略不经风的沧桑感让人不禁产生怜悯之心。内心依然保持着正气凛然之风,在爱情与现实的界限里也时时强调自己就是一小三,话语中没有骄傲,也没有半点儿自卑,还不忘时时强调“我已经做了三年的全职小三”,话音一落,内心深处却在趟血,因为她的语调已经开始含着讽刺。而这点,她也在QQ群里没少提过,或是想被解救出来,或是希望博得理解,或是想找一个归宿。群里围观的男子更是将她直逼角落,想是要套什么话,更有男子有着非分的龌龊念头,而这都被她一一骂回,时刻保持着这种正义之感。

读者或许以为我是进夜场认识的?错!是一次招募模特演出时收到资料后才开始联络的,在QQ群里收到这样的消息后才开始接触并进行采访,得到本人的同意后才以化名的身份写下微行记开篇这一记。以下片段将会有我们对话实录的节选,有删节,笔者以“记”简称,小雪以“雪”简称。

雪:刚开始不知道他有老婆,那个时候他经常开车来学校接我,天天陪我,很喜欢有这么一个男人天天陪着我,现在在他身边已经三年了,一年前才知道是恋上一个有妇之夫。

记:这以后你有何反应?

雪: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,离开他就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,在他身边好歹也会有些钱,甚至还可以给家里添补些。

记:也没想过找工作?

雪:那时在学校什么也没学会,读的学校也是一般专科院校,那会经常想着他所以学习成绩并不好,毕业后就一直在他的身边呆了一年,本来就不专业的科门就这样荒废了。今年年中他就自己创业,我就顺理成章的进入他的公司成为一名普通职工,除了做一些文员打杂的工作,其它的他不让接触,自己也不会,出去找工作也不让,现在还有姐妹们找我去做平面模特的拍摄,一和他提就说不要去,话是里面有很多的潜规则。

记:就一直没有为自己设想一下未来如何走?

雪:没有,很渺茫,什么都不会,周末想去以前的酒吧夜场工作赚些外快,可他的电话盯的很紧,我不在他那边,就会打电话到我的家里问好,晚上他没来电话前就不敢出去,到了晚上6、7点父母也不让出去。

读完以上实录,也许你可以感觉到小雪的困境与无赖,在广州这么一个大都市,没有半点儿技能生存便是一种煎熬,想着自己的未来却没有前进的脚步,或者怕失去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却要苦苦挽留,在患得患失之间苦苦挣扎,还是害怕面对失败。

爱情交响曲

小雪的背景原像在生活中并不凡见,以此只为敬告在校的学子们多读书,切莫重蹈覆辙。小雪是个善良的女子,对话中可以感觉到缺乏社会经验和理性,正是刚进大学校园的学子所缺乏的,也给了成熟男性可乘之机。往年的新闻我们也经常看到“XXX校门口排队接美女的宝马奔驰”“XXX学校门口的美女搭讪宝马男”,广州某些艺术学院也不少见这种奇迹,而小雪就是这奇迹中的其中一名。

偶然的邂逅并不是香车宝马守候,那是一个晚上,还是在夜场作乐,还是一群貌美如花的女子,就是那个晚上有了初次见面,有了联络,往后的事就是校门口每天下午又多了一辆专车接送。小雪就是这样在甜言蜜语、糖衣炮弹的围攻下屈服了,像小鸟依人般依偎在这个男人的怀里,心里惦想着终于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,而事实则是从此踏上了长达三年悲剧恋歌。

我们就是那次恋上的,天天缠绵好不乐活,为他堕过三次胎,后来在那方面都后怕,甚至没有了激情与乐趣。交往的那段时间送过很多东西给我,往后他也不让我进夜场,平面拍摄也逐渐少了许多,姐妹们的邀请与同学们的嬉游也慢慢少了起来,开始与外界慢慢的隔绝了,心里成天就是惦记着他,至今也没有几个知交的朋友。

在学校那几年的时光中,唯有他对我最好,只要我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的,就会来电虚寒问暖,甚至还驱车买来鲜花看我,毕业那年还是他来接我,从那以后就一直在他的身边呆着。当时他是一家外资公司的客户总监,经常出差,只要他去哪里都会带上我一起过去,直到后来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,而且老婆刚怀孕不久,当时我就彻底崩溃了。

……(沉默)

迷失

他创业后,单独为我们俩租了套房子,每逢周一、三、五我们都会在甜蜜小屋温存,刚开始还是保持这种甜蜜的生活状态,时间久了,他就变了,变得让我越来越害怕。我曾去过他的家里,他的太太也知道我们之间的事,可她从来也不当回事,也没有去过他的公司,甚至不知道公司在哪里。他在潜意识中也很明确不会和太太离婚,他的小孩快出生时,她经常和他闹,后来时间久了,他老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当作没发生过,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也没有任何计策,就这样干等着、耗着。

可到现在稍有不顺的事就拿我出气,经常在夜里打我,也不像以前那样关心我的事,如果我要离开,他也不会挽留,要真是这样,往后就不会有钱花,日子也不会好过。

记:这么多事堆在一块就从来没想过为自己找条路,随便找份工作也会比目前的状况好,至少可以摆脱这一切。

雪:我对服装感兴趣,跟他提过开个服装店,以刚创业没钱为由拒绝了,现在也开始背着他计划学服装设计,现在他一个月只给我不到两千,以前做平面拍摄时几场活动就赚回来了,现在和从前不一样,手上没有积蓄,如果可以早就撤了。现在去外面接活被他知道就会打我,打怕了,就不再敢接什么平面活了,要是我再这样顽固的冒险,可能都会打死我。

最让我伤心的事是父母前一晚上对我吼:我养你就是为了以后服侍我们。我是家里的一个养女,不是亲生的,每月给家里钱他们就高兴,父母也没有工作,哥哥也没有固定的工资,他的女友对我也没有好眼色过,所以现在想学什么并不是那么顺利。

小雪就是这样迷失了自我,陷得太深不能自拔,当我计划以微行记开始写东西的时候,并且就拿此一行作为开篇第一记时,朋友都表示赞同。采访中我也陷入了困境,面对这么一位美貌的女子的倾述怀着一份怜悯之心的同时,肃然对她竖起大拇指表示敬意,这是我为数不多给人竖大拇指,既然成全了她。也许读者认为对小三甭这么客气,一脸唾沫过去就行,我们得分清事实的真相,如果单纯是以破坏家庭的动机,则可以拿出你的勇气竖起大拇指再180度往下挺。

故事到这里其实已经结束了,此文不激情,也不乏味,希望给社会一些共鸣,至少可以留下一丁点儿悬念让你我去思考。


上一篇: 互联网使人变得脑残的因素
下一篇:百度魔掌 度娘七宗罪(一)

评论

Good.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.

发表评论

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.